快三彩票

惊雷
发布时间: 2019-06-28 17:23:24     作者:黄雪敏      来源:集团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夏日的午后总是炎热,而阴沉却无风的午后就越发难捱,坐着不动也依旧觉得所有的衣服都死死贴在身上,潮湿闷热……
  陈四元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手里捏着蒲扇,可是无论多么拼命地呼扇都未有一丝凉意,没有大颗的汗珠滑落,只有毛孔里密密麻麻的热气蒸腾而出,在他的头上,在他的鼻尖,在他的皱纹里,一丝丝地往外渗,浸染着他焦灼难安的过往。
  大家都老了,很多年前的事情让陈四元念念不忘,反倒是眼前的事情他根本不想去过问了,他只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暗暗叹气。
  那时候他还不叫陈四元,他好像是叫陈思源,“四元”这个称呼还是要从很久之前的四元钱说起。
  那时候他还小,就是庄稼地里野跑的疯小子,他不懂什么国家大事,虽然还是很穷,虽然还是会饿肚子,但是小小的人儿就是知道没有了动乱,没有了压迫,不必再日日担惊受怕便是很好的。他知道他们有一个国家了,国家的领袖是毛主席,这就够了,一切总会好起来的。
  大家一起熬过了抗战,熬过了饥荒,又迎来了“文革”,其实陈思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“文革”,只是一日日地看一些大哥哥大姐姐走东家串西家,颇是热闹。一开始他还跟在后面当“小尾巴”,爹妈的几顿胖揍下来他便再不敢跟了,只得另寻他处疯跑。只那一日,他在村口的一颗大槐树后见到了老邻居柳文州,一个文绉绉的教书先生,只是今日的他好像把“文邹邹”给丢了,身上脸上都是土灰,好似还有血迹,他躲在树后面小声却急切地叫着陈思源,央求陈思源拿个纸条给他的媳妇,还给了他四元钱,一定谁都不要说。陈思源没有多想,照办了,他去送纸条的时候才隐约想起这个柳文州不是让抓走了么?他到底还是去了让砸的乱七八糟的柳文州家,把纸条给了那个蜷在柜脚嘤嘤哭泣的女人,而当夜她就不见了踪迹。原来这柳文州被红卫兵抓走后没几天竟然跑了出来,还通过陈思源联系上了他的家人,逃走了!他是跑了,陈思源家却倒了霉,就因为这四元钱,各种各样的大帽子扣了下来,陈思源这才第一次了解了什么是“文革”,什么是批斗!抄家、挨打、关牛棚是少不了的,而当初柳文州给的四元钱也早早充了公,幸而,他还小,幸而他祖祖辈辈都是这个村里的人,没几天红卫兵们便找到了比他更值得批斗的人,也就放掉了他,只是至此,大家便都称他是陈四元了。
  后来,陈思源才慢慢了解到,那柳文州是地主出身,他的父亲是地主,祖上似乎还做过大官。至于给了他四元钱之后他们跑到了哪里,陈思源便再不得知了。之后的日子里这些过往便都烟消云散了,只当个故事偶尔讲给后辈们逗乐便罢了。
  想到这儿,陈思源难受得翻了个身,看了看窗外的天,越发阴沉了,现在他的耳边一直响着他儿子的一句话:“那个柳文州回来了,发迹了!”
  陈思源的儿子也快30岁了,也像陈思源一样,没什么成算,平庸单纯,可却又比陈思源多了些想法,应该说是自打儿子在电视上看到了那个他爸爸故事里的人之后,便生出来许多想法,他说陈思源应算是柳文州一家的恩人,他应该去为子孙谋些什么,谋不到好前程,至少也可以谋些钱回来,不能白白受了这些年的委屈呀……陈思源安宁的心还是被搅乱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他看着新闻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,他睡不着了!窗外貌似起风了,一阵紧过一阵,一个响雷炸开,陈思源惊坐了起来。

(作者单位:汾西矿业曙光矿)

责任编辑:赵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-3

快三彩票 版权所有